展现历史温度与人性光辉的英雄画卷

——评长篇小说《一塘莲》

2022-08-15 00:00中国国防报·■张 凡 毕秋丽

  作家傅汝新的长篇小说《一塘莲》(花城出版社2021年9月),以解放战争为背景,以卢氏三姐妹的命运浮沉及人生遭际为叙写主线,讲述了三姐妹在血雨腥风、动荡不安的战争年代波澜起伏的人生。她们如莲一般,在风雨飘摇、战火纷飞的时光中悄然迎风怒放,傲立水中,笑看风雨,继而顺应自然、默默无悔地走向生命的凋零与枯萎。

  抗战结束后,东北大地上发生一次次激烈而残酷的斗争。辽南镇海寺宋屯村民卢四,以卖花生米为生,养在闺中的3个女儿靠做卷纸烟等补贴家用。随着局势日趋动荡,意外频袭,一直以来卢四小心翼翼呵护、维持的平静生活被打破,3个女儿的人生也随即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女儿卢芳为了偿还父亲与妹妹欠下的“人情债”,身不由己地嫁给年近五十的方七爷。虽说衣食无忧,可是偌大的宅院如同牢狱一般,将她困于其中、使之无法挣脱。后来卢芳逃离方家前往沈阳,周旋于国民党沈阳政府秘书长左右,借以获悉敌军情报,助力我军取得胜利。二女儿卢秋守在双亲身旁,曾协助地下党传递情报,使我军在一场伏击战中克敌制胜。三女儿卢云勇赴战争前线,几经生死,最终成长为一名英勇的东北民主联军战士。在硝烟四起的战争年代,三姐妹历经世事坎坷和岁月沧桑,在寒风凛冽中坚毅前行,以坚韧的意志摆脱命运的捉弄,活出精彩非凡的人生。

  对战争的描述可以说是军旅文学历久弥新的表达主题。在长篇小说《一塘莲》中,作家傅汝新直面战争,细致地叙写敌我双方在东北战场展开的几场重要战役,比如“沙岭子之战”“鞍海战役”“双塔镇大捷”等。在小说中,作家既写到战争的血腥残酷,也写出我军将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谋与远略。面对敌军发动的猛烈进攻,我军将领顺势而为,相机而行,以智取胜:作战前计深虑远,实地考察地形进而巧妙布局;作战时斩将搴旗,冲坚毁锐从而夺取全面胜利。在这过程中,作家拂去革命英雄身上自带的“神性”光环与特别的光芒,赋予他们以真实可感的温度与人性,力图再现真实的革命英雄形象及其饱满的性格特征。作家毫不吝啬笔墨,刻画出他们以身许国的爱国热忱,英勇杀敌、无畏生死的胆识与气魄,同时也毫不避讳地抒写出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儿女情长和人性弱点。小说中的人物田智勇,在部队时能征善战,是带兵打仗的一把能手;在镇海寺担任镇长时,带领当地老百姓开荒种地;在鞍山工作时,多次围剿盘踞在矿山周围的土匪和国民党残余势力,维护一方平安。然而,这样一位能文能武的汉子,在男女之事上犯了错,葬送了自己与卢秋的一段情缘。

  小说不乏对战争场景的细致刻画,亦低吟浅唱了一首观照平凡人生的人性之歌,重现了旧时代动荡局势下普通人的命运起伏。随着小说叙事的步步推进,各路人马轮番登场,作家笔下的人物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也渐渐浮出水面。或许不少读者会认为方七爷不过是个见色起意的江湖赌徒,自初遇卢四大女儿卢芳起,便醉心于卢芳的美貌,决心要娶卢芳为三姨太。随着斗争局势日渐严峻,方七爷也被卷入其中。曾只身前往芦苇荡救出卢云与小蔡,又与卢云、田镇长、老树皮等策划了震惊东北的“浑北大劫狱”。在这次“劫狱”中,方七爷既出钱又出力,既动用人脉又活络关系,百步穿杨,以一当十,射杀敌军,展露出高超精湛的射击本领。面对卢芳的不辞而别,方七爷猜到卢芳的去向,非但没有责怪之意,反而理解并尊重她的选择。当得知卢芳返回宋屯时,他情真意切、老泪纵横地恳求卢芳回家承接方家的家业……作家以个人化的艺术想象和细腻的文学笔法,塑造了一系列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呈现出普通人真实的性格与真挚的情感,探照出人性之幽微。

  小说《一塘莲》以恢宏壮阔的战争为创作背景,将宏大的革命历史落脚于普通人的生命历程,将观照视角聚焦于战争年代个人的悲欢离合和命运遭际。其中既有硝烟弹雨、炮火连天的战争场面,又有温馨和谐、充满欢声笑语的生活图景;既淋漓尽致地描摹英雄人物的卓越不凡之处,也不加雕饰地袒露他们性格中的缺陷和不足之处;既翔实叙写革命英雄人物的光辉事迹,又浓墨重彩地勾勒民间风云人物的鲜明个性。这种融宏大叙事与普通人生命日常于一体的创作方式,延展了革命历史小说的叙事空间和叙事题材,赋予革命历史以人性的温度与人情的冷暖。

  (作者单位: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