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愧“最美”称号

2022-05-07 00:00解放军报·■山东省泰安市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汪占军

  因为工作关系,我与“兵妈妈”李永香的儿子刘德超十分熟悉。每每聊起他的父母,我眼前总是浮动着一幅照片和一句叮咛。

  那是一幅令人心痛的照片。一位胸前挂满军功章的军人紧闭双眼,紧咬嘴唇,为妻子扫墓时跪下。

  那是一句令人肝肠寸断的叮咛。妻子弥留之际,他含泪问还有什么话要说,妻子只是摇摇头,好半天,才流着泪说了一句话:“以后,跑山上的路,要慢一些。”

  ——那幅照片和那句叮咛,源自同一对夫妻。妻子临近分娩,遭遇难产,丈夫在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后赶到妻子身边,孩子已经夭折。夫妻俩终于见上了面,妻子却没能保住性命。妻子下葬那天,他穿上军装,戴上军功章,给妻子和孩子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跪在坟前,他的泪水夺眶而出。随后几年,每次上山执行任务前,他都要到妻子坟前坐一坐。几年下来,妻子的坟前被他踩出了一条小路。

  照片题名《英雄探妻》。

  他叫张良善,一位高原汽车兵。他还有一个与刘令义一样光荣的名字:军人。

  她叫何桂丽,一位嫁给军人的女性。她还有一个与李永香一样光荣的称呼:军嫂。

  遗憾,那时候还不流行“最美军嫂”的评比表彰。

  庆幸,在人们心目中,谁不认为何桂丽、李永香就是最美军嫂?

  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究竟有多少军嫂,在为我们这支军队、为我们这个国家默默付出?没有人计算,也无法计算。就像秦兆阳那首《无题》诗所吟咏的一样:最应该记住的最易忘记,谁记得母乳的甜美滋味?最应该感谢的最易忘记,谁诚心亲吻过亲爱的土地?

  何止军嫂!“一人当兵,全家人都是半个兵!”这是许多军属家庭的真实写照。

  曾经的军嫂李永香,后来成了“兵妈妈”,不变的是她的军属身份和默默奉献。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珍惜军属荣誉,是李永香和无数军属的共同选择。“我是军属我光荣”,“我是军属我自豪”,这就是军属们最朴素的念头。

  就军嫂而言,军人的爱情坚贞不屈,因为军人的爱情更能体现生死相依;军人的爱情天荒地老,因为军人的爱情更经得起岁月沧桑。

  革命战争年代,无数个戎冠秀、王换于,展现出博大的慈母情怀;无数个唐和恩、马毛姐用小推车、小木船,推出了革命的胜利、灿烂的黎明。和平建设时期,无数个赵趁妮、庄印芳、何桂丽、李永香,书写了爱国拥军的新传奇。

  走进新时代,新一代军嫂在成长,新一代兵妈妈在涌现,越来越多的“最美军嫂”“拥军妈妈”接过“沂蒙红嫂”“沂蒙六姐妹”“太行奶娘”的拥军接力棒,用自己的特有方式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她们一人带动全家人,爱国拥军好家风得以传承;全家人带动一座城,率先垂范成为好榜样。

  “最美军嫂”多得像天上繁星,“拥军妈妈”好得似亲生母亲,她们就是养育我们这支军队的泥土和大地!她们并不在意,是记住还是遗忘了她们;她们并不计较,是不是有人回报或者感恩于她们。

  致敬,最美军嫂!致敬,拥军妈妈!

  人世间,你们无愧“最美”称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