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世纪协议”,既不公正也不合理

■余国庆

2020-02-07 00:00解放军报

  近日浮出水面的美国“中东和平新计划”有一个华丽的副标题:改善未来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生活的前景展望。协议全文洋洋洒洒180余页,内容庞杂,包含“设想、框架、图表”等多个附件,看起来不像严谨的和平方案,倒像是“待价而沽”的商业招标书。

  2月1日,阿拉伯联盟在开罗召开紧急外长会议,宣布拒绝接受美国政府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支持巴勒斯坦合法权利。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会上表示,巴方拒绝接受美国政府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并将断绝与以色列和美国的一切关系。

  这份被美方标榜为“世纪协议”的“中东和平新计划”,早就开始酝酿。去年6月美方公布了部分内容,要求巴勒斯坦放弃关键主权换取外界对巴勒斯坦的投资。今年1月28日,特朗普在华盛顿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谈时,又公布了协议部分内容,明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承认以色列对约旦河谷地区的主权控制,承认犹太人定居点为以色列领土。这些理所当然被巴勒斯坦方面拒绝。

  美国日前公布协议的主要内容,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美方要为未来以色列新政府撑腰。以色列将于今年3月初再次举行大选。和内塔尼亚胡一起前往美国与特朗普会晤的还有以色列蓝白党领导人甘茨。蓝白党在2019年两次议会选举中,和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得票旗鼓相当。以色列下一任政府基本由他们两人中的一人组建,或者两党联合组阁。特朗普当着两人的面公布“世纪协议”无疑是向外界表明,无论谁当选以色列下一任总理,美国都会支持以色列。这让以色列下一任领导人吃了定心丸。其次,特朗普要为今年下半年的大选连任拉美国犹太人的选票。再次,特朗普当选后第一次出访就选在中东,当时访问了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大选之前,特朗普希望在中东问题上“有所建树”。

  美国政府一意孤行公布的所谓“世纪协议”,存在先天性缺陷。这一协议违背了国际社会在解决巴以冲突问题上形成的基本共识,即“两国方案”。“两国方案”以2002年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提出的“阿拉伯和平倡议”为基础,主张按照联合国安理会242号和338号决议,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美国和以色列企图以“世纪协议”代替“两国方案”。“世纪协议”没有尊重巴勒斯坦的基本权利,违反了联合国决议和国际法。

  所谓“世纪协议”明显是为了美国的一己之私。协议有不少篇章描述了美国与“中东和平新计划”的关系,如美国参与“中东和平新计划”的“设计与安排”,号召其他穆斯林国家“吸纳”和“安排”巴勒斯坦难民,希望海湾阿拉伯国家、欧盟等“出资”投建巴勒斯坦基础设施等。美国并不想自己出钱“改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而希望国际社会买单。

  最难以接受的是,美国名义上宣布“中东和平新计划”对巴勒斯坦持“开放”态度,实际上却对巴勒斯坦设置了“如果不接受将付出更多代价”的条件。这就类似于商业敲诈,让对方按自己的条件和原则选择“接受”或“不接受”。巴勒斯坦领导人已明确表态:“我们的所有权利不卖,也不用于讨价还价。”

  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炮制的所谓“世纪协议”,既不公正也不合理,违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国际法,实难推动中东和平。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评论
更多评论请下载客户端